奥赛学神征服普林斯顿 引北大学子尽膜拜抑郁症的早期症状 奥赛学神 普林斯顿_鄂尔多斯新闻网 
主页 > 教育 > 正文

奥赛学神征服普林斯顿 引北大学子尽膜拜抑郁症的早期症状

发布时间:2019-05-15 作者:鄂尔多斯新闻网 来源:http://www.ordostawl.com

高耸入云的履历令北大学子自称“学渣”

中国青年报讯 眉清目秀的北京高中生胥晓宇在同龄人中间有着世外高人般的名声。

在数学竞赛、物理竞赛的“竞赛党”们聚集的网络社区,人们在打听他的行踪。他被称为“胥神”,因为他“刷新了大神的纪录”。有人开玩笑说,出于对他的膜拜,跪到“双膝已毁”。

出于好奇,北京大学学生赵伟嘉上网搜索过这位中学生的资料,然后感慨:“苍天!要我们这些‘学渣’怎么活?”在当今的中国学生中,“学渣”是形容学业不佳的最新说法。

北京人大附中学生胥晓宇

令赵伟嘉自嘲“学渣”的是,“此神数学、物理竞赛分数都达到国家队(的水平)”。

准确地说,胥晓宇那“高耸入云”的履历中包括,他先是入选了国际物理奥林匹克竞赛的中国国家集训队,集训期间坚持做数学奥赛题,其间请假参加国内数学奥赛获得金牌,因此又入选数学国家集训队。若不是规则要求不能同时参加,他可能会出现在两个学科的国际奥赛中。

因此,在2014年奥赛之前,“竞赛党”们一直在猜测他的选择。

最终,数学金牌的竞争者们少了一位劲敌。2014年7月,胥晓宇和4名队友赴哈萨克斯坦参加了第45届国际物理奥赛。一名加拿大队员碰到胥晓宇,立即客气地向他打听“认不认识胥晓宇”。得知当事人就在眼前,这位加拿大的同龄人说:“你在加拿大非常出名——尤其是在数学奥赛上!”

胥晓宇在物理竞赛中同样捍卫了他的名声:他在374名选手中获得了金牌第一名。

从小到大,胥晓宇都是那种因为成绩优秀而常被中国的家长们挂在嘴边的“别人家的孩子”。

他甚至从来没有考虑过升学的问题。在声名显赫的北京人大附中,他的各科成绩都是佼佼者,在将大半精力投入竞赛之前,他的学业成绩一直在年级前三,这意味着北大或清华任选。高二那年他获得国内数学奥赛金牌,进入国家集训队,被北大预录取。

今年高中毕业前,他的名字如约出现在北大的保送生名单里。从今年开始,教育部调整了高考()加分政策,获得数学、物理、化学、生物学、信息学5项奥赛全国奖项的高中生不再具备保送资格,但国家队的集训队员例外。众多奥赛获奖者因此被卡在门外。胥晓宇当然在“例外”之列。

但他“浪费”了这个机会。在中国高考两个多月前,他接到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录取通知,该校还愿为他提供每年4万美元的助学金。收到通知当天,是他18岁生日。

普林斯顿大学校园

他觉得自己“运气不错”。普林斯顿面试他那天,他正在南开大学接受物理国家队集训,特地请了假。考官恰是一位天体物理学者。面试一开始,俩人就直接聊起了物理。

而“运气”是这位少年极少提到的事情。他迄今为止的整个求学生涯都伴随着无法取巧、无法仅凭运气来度过的激烈竞争。他小学三年级开始接触奥数,初中二年级接触物理奥赛,拿过的国内外竞赛奖项能列一长串。

2012年获得莫斯科数学奥林匹克竞赛第一名后,他在一次颁奖会上发言说,这“应该也算是一个成绩”,但是相较于国际奥赛金牌,“可能连个零头都算不上”。

参加数学竞赛最初的动力是虚荣心,但后来更多的是求知欲以及乐趣

他并非自己选择了奥赛之路。跟很多孩子一样,最初他是被父母送去参加课外培训班的。不同的是,他找到了快乐。

如今,在他应约写给其他学生的建议中,就包括“不推荐报5个以上课外班,不推荐家长为了成绩威逼利诱”。他也不主张晚上10点以后熬夜学习,听说有人除夕之夜还在复习,他表示“很不能理解”。

但是,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,胥晓宇强调,对奥赛不能“一棍子打死”,不能因噎废食。

高考招生中的奥赛加分取消了,但很多地区的加分政策中,“思想品德”仍是重要一项。他对此表示难以理解:与硬碰硬的奥赛成绩相比,这些加分项目更易为人左右。何况,竞赛对于将来的基础科学学习大有裨益。

他坦言,小时候参加数学竞赛,难免有一种虚荣心。但是到了中学,尤其高中以后,虚荣心仍在,但更多的是求知欲以及乐趣在支撑他。有些家长逼着孩子学奥数,以利于升学,这种现象肯定存在,或许还占了大多数。“大部分人不可能一开始就觉得数学特别美”。但是,兴趣不一定源于天生,可以是后天培养。自己受人夸奖的“自得”,成为学下去的动力,直到对数学的理解越来越深入,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。

在奥数题中,他有时会体会到“无比的喜悦”,生发出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”的感觉。

鄂尔多斯新闻网(www.ordostawl.com)是一家集国内外和本地的新闻资讯网站,为您梳理最新最全的资讯。网站下设了新闻、旅游、教育、健康等栏目,欢迎广大网民前来阅览。

相关文章

鄂尔多斯新闻网招商广告

鄂尔多斯新闻网